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   | 
[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县区传真
以蓬勃之姿奋力打造“文化和平”
时间:2019-08-12 10:32:00

  和平县文联副主席叶力为:助力打造文化强县

和平县林寨民间文化促进会会长陈仰天到学校作客家文化讲座。

  “和平的现状是,文化普及的宽度喜人,但是总体艺术水平还有待提高。”和平县文联副主席叶力为表示,和平要从文化大县进入文化强县殿堂,必须在文化普及的平原上造就高峰,在全社会形成合力,致力打造具有新时代意义且艺术水平较高、尤其具有和平元素的艺术精品。

  上下齐心群策群力

  叶力为不仅是和平县文联副主席,也是一个怀有赤诚之心的文化推广者和促进者,对于推动和平县文化蓬勃发展,他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叶力为表示,从和平县层面而言,要有计划地对全县文化进行发掘和整理,政府在拯救古文物的同时,要积极引导文艺工作者同步进行文化发掘和文艺创作;从队伍建设而言,要着力打造一支具备较高的艺术素养特别是具备较高鉴赏能力的文化领导干部队伍,这样才能对全县广大文艺工作者起到有益的指导作用;从大环境而言,应当培育形成良好的文艺创作氛围,关心支持甘于寂寞、默默创作的文艺工作者,给他们更多更广的平台,充分展示他们的才华,激励他们创作出更多文艺精品,助力和平县文化发展;从文艺创作者层面而言,应当大力提倡奉献精神和乡土情怀,爱祖国,爱和平,潜心创作,用优秀的作品回报社会。只有上下联动,群策群力,才能为和平县的文化发展注入持续的发展动力,才能稳步向文化强县迈进。

  十年如一日苦中求乐

  上述观点其实是叶力为与广大文艺者的共勉,事实上也是他长期以来一直在坚持的创作原则——甘于寂寞,力求出精品。

  从2006年至今的十多年里,叶力为创作了大量的文艺作品,题材也较广:除300多首诗词外,还创作了大量的对联、散文、歌词、曲艺、诗论、读书笔记等,并对和平自建县至民国期间423年的文脉进行了研究梳理,写出了《五纪文光耀紫云》,并在河源日报发表。最令他感到欣慰的,一个是曲艺剧本《买菜》,该剧本在2018年荣获广东省第二届民歌民乐大赛铜奖;另一个就是历时一个多月创作的排律《狮子望江吟》。在创作《狮子望江吟》时,他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排除一切纷扰,心无旁骛,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余时间都花在了创作上,口吟笔记,如痴如醉,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踏出房门一步,如此高度专注地创作并经过反复修改后,《狮子望江吟》得以定稿。叶力为告诉记者,之所以如此费时费力,是因为他有意“为难自己”:一是除首联和尾联外,其余35联要求全部对仗,即符合排律的基本要求;二是将平水韵上平十五删的37个韵字全部用完;三是除叠音词外,全诗不得有一个字重复使用;四是在诗中不着痕迹地嵌入2个地名和10个人名。“如此自设门槛创作,是对我极限的一大挑战,其中的艰苦难以用言语表达,如行走高空悬索一样,致使妻子有几次怀疑我脑瓜不正常了。虽然创作过程非常艰苦,但成功后的快乐也是不可言状的。”叶力为笑道。就全诗37联除叠音词外,无一个字重复使用这点来看,不说后无来者,至少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其难度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叶力为还从2017年初开始负责《和平文艺》组稿工作,他表示,从他接手《和平文艺》组稿工作的第一天起,就注重发现、培养和鼓励本土作者特别是年轻作者,如近几期就连续发表了好几篇学生的作品。“文学是艺术之母,所有的文艺创作和表现都离不开文学。虽然做组稿、改稿和编辑工作是‘保姆’与‘教师’二者职责的叠加,很累人,但我情愿去做,同时希望更多人投入到为和平文学创作服务的后勤工作中来。”叶力为说。

  和平县客家文化发展促进会会长王晓:在发掘传承中抚育客家文化成长

和平县客家文化促进会会长王晓与村民一起参与民俗文化活动——打黄粄。 

  “要注重发掘我们的客家传统文化,让淳朴的民风复兴起来,让民族精神传承下去。”和平县客家文化发展促进会会长王晓这样说道。在王晓眼里,拥有8个省级古村落的和平无疑是一座“矿”藏丰富的富矿,亟待后人发掘。提起省级古村落的荣誉,王晓如数家珍:“直至2016年,我们和平县的林寨兴井村、优胜新联村、下车兴隆村、大坝水背村、合水漳洞村、东水大坝村、彭寨墩头村、热水北联村先后进入广东省古村落行列,最为珍贵的是从这些省级古村落中发现了中原文化、客家文化、红色文化等一系列灿烂的中国传统文化。”正是抱着对传统客家文化追根溯源,对文化兴县的执著追求,王晓以和平县客家文化发展促进会的名义脚踏实地,默默耕耘。

在和平县热水镇兴隆民俗村举行的哭嫁展演,吸引了众多当地群众和大量游客,前来观赏。

  提前积累了省级古村落申报基础资料

  拥有8个古村落,在申请省级古村落上,和平县虽然具有相当的“先天优势”,却也有不可忽视的“后天不足”,因此,申请省级古村落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王晓告诉记者,随着城市的加速发展,河源也面临着城市化带来的困扰:如何在发展中保护?城市发展的脚步不可阻挡,但若珍贵的古村落资源遭到“牺牲”,那些灿烂的文化遗产将悉数掩埋在城市的钢筋水泥之下,永无再生之日。为改变古村落的“命运”,王晓成立了和平县客家文化发展促进会,并以协会组织者的身份,在半年时间内走访古村落,搜集原始材料,让村里的老人口述历史,整理出一份详尽的古村落调查材料,为申报省级古村落提前做好了基础资料的积累工作。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2014年,王晓在北联村兴隆屋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并通过策划600人次的“文旅兴隆”大型活动,再借《河源日报》之“手”,以《客家风情扑面来》为题的报道扩大了活动影响力,兴隆民俗村(属于北联古村下的自然村)一下子成了“网红村”,当地的旅游业借势得到了飞速发展。

  王晓此举很快吸引了更多志在发掘、保护、传承传统客家文化的有识之士,与王晓共襄文化兴县大业,和平县热水协会会长王雪松便是其中之一。为更好地开发和保护热水北联古村,两人一拍即合,成立了“热水镇北联村古村落保护领导小组”(下称“保护小组”),在走访北联围屋期间,收集了大量现存并得以传承的民俗文化,如“哭嫁”、舞龙舞狮、锣鼓表演、山歌演唱等。保护小组对以兴隆民俗村为核心的民俗文化活态传承资料的收集整理,为热水北联村在2016年成功申报“广东省古村落”奠定了坚实基础。

  致力于文旅融合发展之路

  王晓告诉记者,申报省级古村落有7个硬指标,除了要保持自然村落的完整、独立、年代久远(清末以前),具备详尽的村史、村谱材料及有其独特的建筑风格、文化元素、历史符号等资料外,最重要也是最难的一个硬指标便是能使古村落内的民间文化活态传承。“热水北联古村虽然拥有丰富的民间文化,但必须让它‘活’起来,这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王晓指出,既然要让民间文化活态传承,那么将文化和旅游结合不正是大势所趋吗?为了让民间文化复兴,王晓走上了“搞旅游”促“活文化”的探索之路。

  在走访北联围屋收集民俗文化资料期间,王晓认为其最有特色的就是当地的嫁娶文化——“哭嫁”。当地的村民很早就有了发展以文化为卖点的旅游业的想法,甚至已经成立了一个“哭嫁”表演的“戏班子”在兴隆民俗村固定演出,但由于村民没有营业执照,因此好端端的文化展演成了名不正言不顺的“街头卖艺”。2014年,王晓便以工作室的名义递交材料,替村民把营业执照申请了下来,次年又成功替兴隆民俗村申请到“金牌农家乐”的称号,这下子不仅让“哭嫁”展演得到活态传承,村民们也能通过发展旅游得到一份稳定的收入。王晓表示,正是因为“哭嫁”等民俗文化“活”起来了,2016年,热水北联村成功获评“广东省古村落”,随后引发了更多的外界媒体报道与关注,这条文旅融合发展之路也越走越宽了。

  从帮兴隆民俗村申请营业执照,获得“金牌农家乐”“广东省古村落”称号,牵头组建和平县兴隆民俗村旅游专业合作社、热水革命历史展览室、申报入选革命遗址名录、引发旅游厕所革命,王晓的脚步从未停歇过,且异常坚定,他说:“我们目前的工作重心是借建设美丽乡村的东风,继续大力改善村容村貌,优化旅游环境,拓展旅游项目,丰富红色旅游内涵和形式,把红色文化保护好、传承好,把红色基因代代传承下去。相信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指引下,兴隆的文化不但可以‘活’起来了,而且能与时俱进地成长起来,兴隆民俗村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和平县热水民间艺术协会会长王雪松:“我有义务为发掘保护传承民间文化作贡献”  

2017年10月7日,和平县热水民间艺术协会会长王雪松组织客家采茶戏班下乡演出。

  自2005年卸任和平县热水文化站站长以来,王雪松从不曾真正地“告老还乡”过,而是继续匍匐在文化寻根、发扬、传承的道路上,发挥着自己的余热。“我热爱我的家乡,热爱家乡的民间文化,作为一个文化人,我有义务为发掘、保护、传承民间文化作贡献。”卸任站长6年后,王雪松成立了和平县热水镇民间艺术协会(下称热水艺协),以热水艺协会长的身份,为文化传承事业继续奔走。  

  让民俗文化活态传承

  从2005年起,王雪松便着手恢复传统嫁娶民俗“哭嫁”,回访、召集那些还懂“哭嫁”习俗的村民,组成一个类似“戏班子”的队伍,班子里有“媒婆”“媳妇”“吹拉弹唱乐队”“抬轿人”等角色,通过“角色扮演”的方式,将整个“哭嫁”习俗原汁原味地还原再现,并将其作为兴隆民俗村一个固定演出展示项目,呈献给所有来访的游客,让游客以体验者的身份参与到“哭嫁”表演中,切身体验“哭嫁”习俗的悠久魅力。2005年,隆重的“哭嫁”展演在兴隆民俗村举行。当时,凤凰卫视记者前来采访,并制作了专题片《正月里走进客家源》,为广大观众揭开了客家民俗文化之源的神秘面纱。该报道引发的轰动效应,吸引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兴隆民俗村的旅游事业办得红红火火,“哭嫁”习俗在与旅游结合的过程中得以传承,当地村民依靠文旅融合项目也得到了实惠。“现在,兴隆民俗村随着旅游开发,村民拥有了一笔‘额外收入’,也推动了村里更多村民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学习、传承民俗文化,形成了良性循环。”王雪松说道。“哭嫁”文化与旅游结合下的活态传承,受到了游客、市场的认可和接受,更彰显了其强大的生命力。

  王雪松指出,客家锣鼓板是和平县客家传统民俗中用于操办红白事必不可少的演奏项目,过去逢年过节,村民常常要演奏客家锣鼓板。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客家锣鼓板民俗却渐渐被淡忘了。

  为引起当地村民对客家传统民俗文化的重视和保护,王雪松走访了多个村,收集、整理客家锣鼓板的曲调、曲谱,意图将其传承、发展下去。他从中发现了以“三炮头”“周胜安”“七星板”为主的三种曲调。由于过去的客家锣鼓板几乎是以口口相传的方式传播,很难进行普及和传承。王雪松便找来会唱曲调的村民进行还原,并与真正做音乐的一帮人一起,将晦涩难懂的曲调按四声部重新谱曲,整理出后人可演奏、可传唱的乐谱。在王雪松的努力下,2018年,和平客家锣鼓板成功入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为其活态传承打下了坚实基础。

  50多年客家文化寻根路

  20世纪60年代,王雪松在接触和平客家采茶戏的时候,凭借他敏锐的文化洞察力,发现了其与江西赣南的客家采茶戏在曲牌、曲调演绎上有所区别。过去大家都知道和平的客家采茶戏是民国37年间传自江西赣南。时至今日,同根同源的和平客家采茶戏竟有了如此大的差异,他认为可能是在传承过程中融入了和平客家当地的民俗文化。抱着这样的想法,王雪松开始了一段长达50多年的客家采茶戏文化的漫漫寻根路。

  王雪松先从搜集资料入手,搜集了当年客家采茶戏传入和平的历史材料,在和平县志中发现了踪迹,找到了重要的历史佐证,并发现和平客家采茶戏是融入、糅合了客家山歌的曲调,在当地有了创新性的传承与发展。随后,王雪松开始到村里挖掘已经成型的和平客家采茶戏。经走访收集,目前,他已发现了春牛调、上山调、打鱼调等13种客家采茶调,这正反映了客家采茶戏在和平发展演变的过程中加入了劳动人民生产生活的元素,从而形成了如今具有和平特色的客家采茶戏。

  50多年来,王雪松一直致力于证明和平客家采茶戏与江西赣南采茶戏的不同。他不仅仅满足于“寻根溯源”,而是进一步完善和平客家采茶戏的剧目,通过创作出更多具有当地特色、人文风情、时代背景的作品来延伸和平客家采茶戏的发展脉络。

  据了解,王雪松独立创作了《三借》《软中硬》《案发之后》《偷米》《灾中情》等系列客家采茶戏佳作,并通过送戏下乡、进校园、文艺演出等形式,不断将客家采茶戏普及、推广给更多的河源人,也通过将客家采茶戏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以戏叙事、以戏达理,借采茶戏这种新型的文艺表现形式,向观众传播保绿水青山万年长、军民情鱼水情、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等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时代潮流、人生哲理的主旨,在群众中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日前,年近7旬的王雪松表示,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能放心地将文化大旗交给年轻人。“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接触、喜欢戏曲,我希望尽力向他们推广(民俗文化),让客家民俗文化能够生生不息地传承下去。”

  和平县林寨民间文化促进会会长陈仰天:以绵薄之力复兴民俗文化

和平县林寨民间文化促进会会长陈仰天到学校作客家文化讲座。

  在和平县,只要提起“阿天哥”,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年过花甲却仍心系民俗、笔耕乡土,长年致力于发掘、走访、求证客家民俗文化,再用文字细细撰写、极力推介本土民俗文化。多年来,陈仰天凭一己之力挖掘出了不少珍贵的民俗历史材料,也帮助不少传统民俗改写了失传的“命运”。如今作为和平县林寨民间文化促进会会长,他却显得有些谦逊和羞涩:“我只是以个人的微薄力量,助力民俗文化复兴。”

  在“破烂”的历史里寻踪

  “古云山下,浰江河畔,是我可爱的家乡。”陈仰天小学六年级时写下对家乡热土的一段童言童语,不曾想却成了他的一生追求。和平林寨古村有上千年的历史,是中国保护最完整的客家古村落之一,灿烂的四角楼古建筑群和“老八古”,使它美名远扬,享有“广东十大最美古村落”之美誉。

  “古村吸引游客的是历史文化,如果古建筑只剩下一个空壳,那历史的味道就没那么浓了。”为了找到更多珍贵的历史遗迹和收集原始材料,陈仰天一头扎进了村子里,一遍遍走访四角楼,探寻历史、发掘文化,破陶罐、旧家具、朽木板、烂布头……这些“破烂”在陈仰天眼里全部是宝。为了寻宝,他吃了不少苦,有次为了从村民家阁楼上搬下一顶沉重的古轿,差点从三楼上摔下来。“但我收获了不少宝贝。”陈仰天有些俏皮地说道,村内“颍川旧家”的牌匾,是近代著名书法家谭泽闿先生所书;古楼的破旧门楣上“鱼跳龙门”的雕刻,是一个系列;甚至在广州搜寻到了古楼旧主人、民国时期的华丽婚照……2010年,陈仰天将搜寻来的宝贝整理后,按照“农耕”“人文”“民俗”的主题进行分类,并在古老的四角楼中向游客展示。

  正是这些可视可触摸的老物件,让后人对林寨古村悠久的历史有了更具象的理解,让历史有了温度。

  用一支笔推介家乡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人文,家乡的一切都深深地牵动着陈仰天的心,他想大声向世人宣扬美丽的林寨古村,但仅凭他一己之力不能做到,只好将满腹深情寄于笔端,用一支笔默默向读者推介自己的家乡,踏上了一人“应援”之路。

  “老牛亦解韶光贵,不等扬鞭自奋蹄。”陈仰天先后在各类媒体发表500多篇充满乡土风味的文学作品,并编著与出版了17本乡土文集,以文记载客家的历史、人文与风俗,为地方民俗研究贡献了大量的参考资料。“民俗文化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还需要后人耐心挖掘、细细研究,并不断传承下去。”(河源日报)

责任编辑:李玲 熊秋萍

网站群
贵港文明网 仁怀文明网 琼海文明网 滨州文明网 天津武清文明网 天津河西文明网 曲靖文明网 凤城文明网 攸县文明网 巫溪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