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   | 
[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县区传真
众志成城抗疫情 东源文艺界在行动
时间:2020-02-14 11:27:00

  新冠肺炎疫情牵动全国各族人民的心,无数医务工作者为遏制疫情蔓延、救治感染病人,日夜奋战在防控疫情第一线,忘我工作,可歌可泣!

  东源县广大文艺工作者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坚决落实中央、省、市、县对新冠肺炎病毒共防共治的部署和要求,积极响应县文联关于组织开展“众志成城抗疫情,东源县文艺界在行动”活动的倡议,充分发挥文学艺术记录时代、书写时代、讴歌时代的重要作用,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聚焦疫情防控主题,饱含热情地创作出一批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文艺作品,用诗文、书画、摄影等共同谱写战“疫”图卷,鼓舞全民斗志,以文艺工作者的实际行动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作出贡献。

  让我们和全国人民一起,众志成城、克难攻坚,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中共东源县委宣传部

东源县文联

2020年2月13日

  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文艺战“疫”部分文学、美术、书法作品选登(排名不分先后)。

  《致武汉的杨芳》黄宇红

  作者:白玛次仁

  朗诵:黄宇红

  许多年过去

  我差点就将高原的阳光

  揣入怀里

  将洇湿的月色,徒留给你

  我找来细柔的藤条

  一半,编织武汉的过去,

  一半,往各自的心上细密抽打

  那飞溅的血沫,

  真的,有时能将雪山遮蔽

  我回来的时日,是在节前、在冬季

  在半个武汉,在梦魇中煎熬

  在停泊的渡船上,举目,

  我不知道去向哪里

  这一刻,杨芳,我觉察到你隔空的泪水

  你说,坍塌的旧巢可以重建

  枯萎的花枝可以吐绿

  而武汉……

  你还说

  你愿意将等我的嫁衣披在武汉的肩上

  将我寄你的哈达,擎在武汉发烫的额心

  请我继续在高原上缺氧

  肺部腾出的空间

  留给武汉被病菌侵蚀的乡亲

  隔空,我将杨芳搂进怀里

  不哭,武汉!不哭

  有万千的家人在折返的途中

  有万千的,我一样的男人在等着娶你

  《战疫——众志成城》

  作者:黄永聪 种类:油画

  《最美逆行者》

  作者:宋丽萍 种类:水彩

  《书法》

  作者:温雄辉

  作者:陈惠永

  《守家园》

  赵春风摄

  江城子·庚子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文/朱宏球

  疫魔突击势狰狞,起江城,举国惊。蔽日阴霾,四处已封城。纵使新春辞旧日,家家静,路凄清。

  中央发令降神兵,白衣缨,勇先行。黎庶一心,众志赴难荣。待到云舒春漫卷,花丛笑,共云行。

  吵架

  文/吴湘

  (小小说1282字)

  刘姨在弟弟家已经住了三天四夜,从大年初二到大年初五。这大过年的,她不好好在家跟儿子过,反而跑到弟弟家居住自然是有原因的。

  年初二,她早早备好晚饭,儿子是个医生,春节期间也要值班。今天没有晚班,会早回家吃晚饭。但那顿晚饭没有她想象中的母慈子孝,一派温馨。那天儿子一回到家就没个好脸色,一声招呼也没就躺沙发上。她寻思着是医院事多,太累。

  “儿子,累了?”她靠近,温声细语,“累了房间睡去?”

  “睡,睡,睡啥?一天到晚就知道睡。”儿子没领情,还没好气地回腔。

  被呛了,她也没气,儿子上班累,回来出出气也正常。有气在外不能撒,还不得在家出么?她微笑道:“那吃饭吧。菜都热好了。”

  饭扒拉没几口,儿子甩筷子了,说道:“天天都这菜,腻不腻?米饭也黏糊糊,咋的连饭都煲不好了。不吃了。”

  “大过年的,家家也都这菜啊。”她有点蒙,儿子这是怎么了?

  “您自个吃吧。”他说完就站起来要走。

  “等等。啥事都不能不吃饭,这家规!你忘了?”她喊住儿子。儿子小时候总不爱吃饭,为了纠正他这坏毛病,她特地定了这条家规。

  “吃个饭还用上家规,谁爱守谁守去。”儿子不耐烦道。

  这话一出,她气也来了,这么多年独力抚养孩子的辛酸突然也就跟着涌上心头:“我定这个还不是为了你……”

  “别啥都为了我,没您在这,我也逍遥着。”

  “你,你这话都能说出口?”她真真气了。后面儿子还跟她吵了啥,她也说不出详细。总之,那一架,她把这些年明着的辛苦、藏着的辛酸都一股脑吵出来了。

  然后,她就扯着几件衣服,来到了弟弟家。这一住,就几天了。

  俗话说得好,母子哪有隔夜仇。其实第二天她就气消了,也想着是不是该回去。这么个年纪了,还“离家出走”,好像不好。但是弟弟劝她说,也该让孩子自个反思反思,多大事都不能跟母亲吵。

  “等孩子想通了,他肯定会主动来接你。”弟弟说。

  她想着也对,便等着了。一等就到了今天。别说接她,儿子连个信息也没有。她决定,还是回家看看。

  家里还是她离开时那样,干干净净、安安静静。儿子没在家。

  她在家转溜一圈,心里想是不是该再去弟弟家住着。儿子这没良心的,还真不找娘。她这么想着,突然觉得不对劲。

  “不对呀?外面没晒着衣服,洗衣机里脏衣桶里都没衣服,儿子这几天的衣服换哪了?”她深深知道,儿子习惯一回家就洗澡换衣服,每天的衣服都是必换必洗的。

  她想了想,拿出手机正准备给儿子打电话,一只手伸过来按住她的手。

  她抬头看,却是她弟弟。

  “姐,你是要找啊明吧。不用找了,他去武汉了。”弟弟道。

  “武汉?武汉不是因为新冠病毒封城了?不是疫区吗……”她说着,突然明白了什么,睁大眼睛看着她弟。

  “是的。他去支援了……”弟弟点了点头,看着已经明白了一切的姐姐,把真相缓缓道出。原来,儿子在年初二的时候得知了单位要派人前往武汉支援,第一时间就写了申请。但他放心不下妈妈,也怕妈妈担心,就制造了那晚的“吵架”。他知道,妈妈生气肯定会去舅舅家,所以也把这一切告诉了舅舅,请他配合。

  刘姨听完弟弟的话,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傻孩子,知道武汉有病毒疫情的第一天,妈妈就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走上去武汉的路。你难道没发现,你的行李箱里其实已经有准备好的衣物吗?(东源发布)

 

责任编辑:李玲 熊秋萍

网站群
渭南文明网 葫芦岛文明网 准格尔旗文明网 广西文明网 德阳文明网 土默特右旗文明网 扬州文明网 山西文明网 岳阳文明网 蒙自文明网